广州一市民被毒虫咬成恙虫病,保险公司拒赔

  一点资讯广州2天前我要分享

  被毒虫叮咬受伤,是否属于保险中的“意外伤害”呢?广州一市民在保险公司投保后,被恙螨叮咬致恙虫病,保险公司应否认定为“意外伤害”予以保险赔款呢?广州市花都区法院近期对该案做出审理,判决涉案保险公司支付医疗保险金9229.7元。

  2018年4月20日,原告张某在被告某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一份保险限额为1万元的团体意外费用补偿医疗保险。同年8月23日,张某在自家附近被虫子叮咬,几天后出现发烧连续不退且被咬伤口有焦痂的情况,被送至医院后确诊为恙虫病。

  出院后,张某认为本次事故属意外伤害范围,持医院开具的证明病历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。但保险公司以张某非意外伤害住院为由,对张某的申请不予赔偿。无奈之下,张某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,请求保险公司支付意外伤害保险赔偿金1万元。

  图/视觉中国张某起诉称,恙虫病病原体是恙虫病立克次体,又名东方立克次体。传染源是鼠类,但它以恙螨幼虫为传播媒介,通过叮咬传染给人,此次事故非本人所能预料,属意外伤害范围。

  保险公司则表示,张某因恙虫病发热三天入院,入院诊断是左下肺肺炎,慢性阻塞性肺疾病,出院诊断恙虫病合并多脏器功能损害、左下肺肺炎、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、二型糖尿病、双肺支气管扩张并感染、阵发性房颤、电解质紊乱。

  人民出版社关于恙虫病的陈述称,恙虫病属于急性传染病,不属于意外伤害。本次事故不属于合同保险范围。

款中对“意外伤害”的释义约定为:遭受外来的、突发的、非本意的、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。

  这一约定是判决本案的关键点之一。张某发生疾病的原因是什么、被恙螨叮咬致恙虫病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意外事故,这两大问题成为案件争议的关键。

 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,广州市花都区法院认为,医院对张某进行体格检查时,发现张某右臀部有一大小约0.5cm×0.5cm的黑色焦痂;张某已被诊断为恙虫病合并多脏器功能损害;入院时张某同时伴有肺炎及II型糖尿病,张某称出院后上述病症已消失。

  综上,张某的病症符合恙虫病发病特征,据此,法院确认张某因被恙螨叮咬而感染恙虫病入院治疗。

款对意外伤害,即“指遭受外来的、突发的、非本意的、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”的释义;

  其次,虽然准确地说张某涉案疾病是被恙螨叮咬后感染了恙虫病所致,但根据医学理论,恙虫病的传播媒介为恙螨,如果不被恙螨叮咬,其人体本身不会患恙虫病,因此张某因病住院与其被恙螨叮咬的意外伤害之间有因果关系。

  综上,法院认为,张某被恙螨叮咬后,因该意外伤害导致感染恙虫病而入院治疗,应属于双方约定的保险事故,故张某依据保险的约定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赔款,应予支持。

  由于2018年8月21日保险公司已在该险种范围内支付770.3元,张某还剩9229.7元的赔偿限额,故保险公司应在剩余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张某保险赔款9229.7元。

 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:保险公司支付张某小额意外费用补偿团体医疗保险金9229.7元;驳回张某其他诉讼请求。本案适用小额诉讼一审终审,案件已生效。

  法官:

  从保护被保险人的合法利益角度出发综合考虑

款的规定处理。款一方的解释。款和事实,从保护被保险人的合法利益角度出发综合考虑。

  法官指出,恙虫病的传播媒介为恙螨,如果不被恙螨叮咬,人体本身不会患恙虫病,因此被保险人被恙螨叮咬后,因该意外伤害导致感染恙虫病而入院治疗,因病住院与其被恙螨叮咬的意外伤害之间有因果关系,应属于双方约定的保险事故,保险公司应予理赔。

款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来源 | 羊城派

  收藏举报投诉

  被毒虫叮咬受伤,是否属于保险中的“意外伤害”呢?广州一市民在保险公司投保后,被恙螨叮咬致恙虫病,保险公司应否认定为“意外伤害”予以保险赔款呢?广州市花都区法院近期对该案做出审理,判决涉案保险公司支付医疗保险金9229.7元。

  2018年4月20日,原告张某在被告某保险公司处投保了一份保险限额为1万元的团体意外费用补偿医疗保险。同年8月23日,张某在自家附近被虫子叮咬,几天后出现发烧连续不退且被咬伤口有焦痂的情况,被送至医院后确诊为恙虫病。

  出院后,张某认为本次事故属意外伤害范围,持医院开具的证明病历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。但保险公司以张某非意外伤害住院为由,对张某的申请不予赔偿。无奈之下,张某将保险公司诉至法院,请求保险公司支付意外伤害保险赔偿金1万元。

  图/视觉中国张某起诉称,恙虫病病原体是恙虫病立克次体,又名东方立克次体。传染源是鼠类,但它以恙螨幼虫为传播媒介,通过叮咬传染给人,此次事故非本人所能预料,属意外伤害范围。

  保险公司则表示,张某因恙虫病发热三天入院,入院诊断是左下肺肺炎,慢性阻塞性肺疾病,出院诊断恙虫病合并多脏器功能损害、左下肺肺炎、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、二型糖尿病、双肺支气管扩张并感染、阵发性房颤、电解质紊乱。

  人民出版社关于恙虫病的陈述称,恙虫病属于急性传染病,不属于意外伤害。本次事故不属于合同保险范围。

款中对“意外伤害”的释义约定为:遭受外来的、突发的、非本意的、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。

  这一约定是判决本案的关键点之一。张某发生疾病的原因是什么、被恙螨叮咬致恙虫病是否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意外事故,这两大问题成为案件争议的关键。

  对于第一个争议焦点,广州市花都区法院认为,医院对张某进行体格检查时,发现张某右臀部有一大小约0.5cm×0.5cm的黑色焦痂;张某已被诊断为恙虫病合并多脏器功能损害;入院时张某同时伴有肺炎及II型糖尿病,张某称出院后上述病症已消失。

  综上,张某的病症符合恙虫病发病特征,据此,法院确认张某因被恙螨叮咬而感染恙虫病入院治疗。

款对意外伤害,即“指遭受外来的、突发的、非本意的、非疾病的客观事件直接致使身体受到的伤害”的释义;

  其次,虽然准确地说张某涉案疾病是被恙螨叮咬后感染了恙虫病所致,但根据医学理论,恙虫病的传播媒介为恙螨,如果不被恙螨叮咬,其人体本身不会患恙虫病,因此张某因病住院与其被恙螨叮咬的意外伤害之间有因果关系。

  综上,法院认为,张某被恙螨叮咬后,因该意外伤害导致感染恙虫病而入院治疗,应属于双方约定的保险事故,故张某依据保险的约定要求保险公司支付保险赔款,应予支持。

  由于2018年8月21日保险公司已在该险种范围内支付770.3元,张某还剩9229.7元的赔偿限额,故保险公司应在剩余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张某保险赔款9229.7元。

  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:保险公司支付张某小额意外费用补偿团体医疗保险金9229.7元;驳回张某其他诉讼请求。本案适用小额诉讼一审终审,案件已生效。

  法官:

  从保护被保险人的合法利益角度出发综合考虑

款的规定处理。款一方的解释。款和事实,从保护被保险人的合法利益角度出发综合考虑。

  法官指出,恙虫病的传播媒介为恙螨,如果不被恙螨叮咬,人体本身不会患恙虫病,因此被保险人被恙螨叮咬后,因该意外伤害导致感染恙虫病而入院治疗,因病住院与其被恙螨叮咬的意外伤害之间有因果关系,应属于双方约定的保险事故,保险公司应予理赔。

款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来源 | 羊城派

达到当天最大量